2020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边反腐边腐败 省纪委领导唆使涉案人强硬对抗调查
发布时间:2020-1-17

原标题:一边反腐一边腐败 《国家监察》披露个别纪检“内鬼”落马细节

16日晚,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播出第五集《打造铁军》,展现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地方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始终铭记打铁必须自身硬,强化监督制约,从严从实加强队伍建设,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铁军的坚定决心与实际成效。

正处级纪检监察员与副省长相互利用

吴文广,中央纪委原第九纪检监察室正处级纪检监察员,其所在的处室对口联系的是甘肃省。吴文广长期与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密切交往,并多次向他泄露工作机密。

两人相互利用,行权钱交易。吴文广不仅向虞海燕打招呼,为其结识的老板拿项目,甚至胆大妄为,请他帮忙干预司法。

吴文广办案过程中主谈的一名涉案老板,被关押在兰州。该老板的家人找到吴文广,希望他帮忙捞人。吴文广于是不遗余力地为该老板取保奔走斡旋,从中收取好处费。是虞海燕出面帮他协调,给相关部门做了安排。

各有所图,一拍即合。对于吴文广提出的要求,虞海燕都尽量满足,也叮嘱其亲信金晋哲想方设法和吴文广搞好关系,正是因为吴文广所在的岗位,能了解到他最关心的信息,他告诉金晋哲:“认识太高的领导没有用”。

2014年,中纪委针对收到的问题举报按照程序决定先对虞海燕进行函询,而吴文广则作为“内行”,替虞海燕过目与把关需要交给中纪委的回复材料。

然而,函询之后虞海燕没能就此蒙混过关,中央纪委决定对他开展初核。吴文广当时是初核工作组成员之一,他极力用各种手法从中破坏,试图“抹案”。

吴文广的抹案企图终究没能如愿,2017年,虞海燕因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机关纪委也很快就查清了吴文广违纪违法的事实,给予其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将其收受500多万元财物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吴文广案件线索的发现得益于中央纪委实行的一案双查制度: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如发现异常,就要既查党员领导干部的违纪违法问题,又要查执纪执法过程中是否有违纪违法行为。

纪检监察机关加强自我监督和约束的制度并不止于“一案双查”,针对审查调查权,已累计出台30余项法规制度,把纪检监察机关自身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努力保持队伍的坚定性和纯洁性。

监察室副处长多年编织“关系网” 与商人交往过密最终泄露王珉案件机密

孟弘毅,中央纪委原第十纪检监察室副处长。其利用十多年时间,编织了自己的“关系网”。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反复要求机关干部务必清理朋友圈时,他却对朋友圈进行了“梳理”。

孟弘毅和一些商人老板交往密切,也因此泄露了办案机密。当时,他所在的处室正对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展开初核,有两名辽宁老板为了打听消息,主动向孟弘毅提供各种物质享受,并承诺引荐关系,帮助他获得提拔。

在物质利益和政治利益的这种双重诱惑下,孟弘毅开口了。而这两名老板得知消息之后,转身就迅速透露给了相关涉案人员,使得案件之后的查办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孟弘毅之所以铤而走险,归根结底还是败给了内心的欲望,最终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省级纪委监委领导成为“内鬼” 唆使王尔智涉案人员强硬对抗调查

邱大明,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原副主任。他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查处的第一个省级纪委监委领导干部。

2018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吉林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尔智违纪违法线索组织核查。调查发现,王尔智案中的一个重要涉案人:老板宋某某,也和邱大明存在权钱交易。早年间,邱大明担任吉林省审计厅副厅长、省纪委副书记时,利用职务便利为涉案老板宋某某的房地产公司经营提供帮助,收受其财物300余万元。

邱大明为了隐瞒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将中央纪委调查王尔智的重要案情泄露给宋某某,同时泄露给王尔智的近亲属,甚至唆使他们强硬对抗调查。由于邱大明的“内鬼”作用,相关人员深度串供,给调查工作造成很大阻碍。

除了直接泄露工作机密换取个人利益,邱大明还利用纪检监察干部的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办事,一次次地进行赤裸裸的利益交换。

他一边不遗余力地用权力谋取私利,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各种手段防备调查。被调查时,他名下的银行账户里只有极少存款,但他实际收受贿赂达三千多万元。

邱大明最终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19年11月5日,法庭公开审理,邱大明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周煜华也在片中指出,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法,不仅仅是违纪违法的干部个人受到惩处这么简单,它会透支纪检监察机关的公信力,影响党的形象。

2019年,全国共谈话函询纪检监察干部9800余人,组织处理1.3万人,处分3500余人,涉嫌犯罪移送检察机关150人。这组数据也彰显着纪检监察机关防治灯下黑,坚决清除害群之马的决心和意志。

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专题片共5集,分别为《擘画蓝图》《全面监督》《聚焦脱贫》《护航民生》《打造铁军》,1月12日至16日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

纪检内鬼邱大明案曝光:受贿3000多万 买房卖房60多套赚取差价

2018年9月10日,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原副主任邱大明像往常一样踏进办公楼,却见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的工作人员正在等待着他,他心里立即明白了。

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原副主任 邱大就觉得这一天终于到了,其实我有心理准备,当时我也挺平静的,很平静,我知道早晚来临,逃不掉。

邱大明案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查处的第一起省级纪委监委领导干部案件。对他的怀疑始于2018年3月,当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吉林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尔智违纪违法线索组织核查,在调查过程中,工作组感觉到背后有暗流涌动,阻力重重。

还有一个发现更加重了工作组对邱大明的怀疑。工作组调查内容中,有一项和早年间的吉林省审计厅职工住宅建设项目相关,而邱大明当时正好担任吉林省审计厅副厅长。当工作组向他了解某涉案老板宋某某和该项目的关系时,邱大明闪烁其词,甚至提供了一些虚假的情况和信息。

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原副主任 邱大明:这个人和我有关系,我想他要进去了,可能把我就得牵出来,就跟他说了情况,主要还是想保护自己吧。

发现邱大明可疑之后,工作组在安排配合工作时,有意对邱大明采取回避措施,并将相关线索移交给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干部监督室由此深入调查,发现邱大明执纪违纪、跑风漏气的行为并非个例。

早在2017年下半年,吉林省纪委对中央巡视组移交的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高福波问题线索初核时,邱大明就多次将信息泄露给高福波,甚至逐条告知他具体举报内容和核查重点。邱大明的泄密,让高福波得以有针对性地准备对抗调查,使得那次初核无功而返。

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高福波:邱大明这个人很有心计,他帮人都不会白帮的。所以他有事的时候,他会点你。他说他女儿在北京上班,她工薪阶层,没房子、没车,那也挺难的。他说这些话,实际上就是给我一种暗示,后来之后我给他拿了5万美元。

滕铁池也是与邱大明关系密切的商人之一,他在邱大明的“暗示”下出资1600万元为邱大明购买了一套位于北京四环附近的房产。

被调查时,他名下的银行账户里只有极少存款,但他实际收受贿赂达三千多万元;他名下没有任何房产,但实际上他多年来利用权力,低价买房20多套,经手的房地产交易达60多次,累计赚取差价860多万元。

所有的掩盖,终究是枉费心机。2019年11月5日,法庭公开审理,邱大明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相关涉案人员也得到了应有的惩处。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8394012